聖方濟各華人天主堂

Giáo Xứ Thánh Phanxicô Xaviê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zh-tw:mpscn4bg-b

乙年

復活期第四主日

福音

乙年復活期第四主日

聖若望福音10:11-18

那時候,耶穌說:「我是善牧:善牧為羊捨掉自己的性命。傭工,因為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一看見狼來,便棄羊逃跑;狼就抓住羊,把羊趕散了;因為他是傭工,對羊漠不關心。

「我是善牧,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我並且為羊捨掉我的性命。我還有其他羊,還不屬於這一棧,我也該把他們領來,他們要聽我的聲音;這樣,將只有一個羊群,一個牧人。 「父愛我,因為我捨掉我的性命,為再取回它。誰也不能奪去我的性命,而是我甘心情願捨掉它。我有權捨掉它,我也有權再取回它:這是我由我父所接受的命令。」


讀經一:(宗4:8-12):除耶穌基督外再無救恩
讀經二:(若一3:1-2):因父的慈愛,人稱為他的兒女
福 音:(若10:11-18):耶穌是善牧

中國文化: 子墨子聞之,起于魯,行十日十夜,而至於郢,見公輸 盤。 墨子摩頂放踵,利天下而為之。
治於神者,眾不知其功;爭於明者,眾人知之。
杜甫:百姓瘡痍,詩中聖哲;民間疾苦,筆底波瀾。
杜甫:鐵肩擔道義,白首寫蒼生。

講道:

白首寫蒼生


徐錦堯 神父

“我是善牧,善牧為羊捨命。傭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見狼來了,就拋棄羊群逃跑了,狼就抓住羊,把羊群趕散;因為他是傭工,對羊漠不關心。我是善牧,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並且我為羊捨命。”(若10:11-15)

聖經多次稱天主為“牧者”,著名的聖詠廿三篇第一句話就是:“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依撒意亞先知也說:“上主必如牧人,牧放自己的羊群,以自己的手臂集合小羊,把牠們抱在自己的懷中。”(依40:11) 當然,並不是所有看羊的都是好牧者,耶穌就說過:“傭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見狼來了,就拋棄羊群逃跑了;因為他是傭工,對羊漠不關心。”

這些都是偽牧者、假牧童。對他們,厄則克耳先知用十分嚴厲的話加以責斥:“禍哉以色列的牧者!你們只知牧養自己。你們吃羊奶,穿羊毛衣,宰肥羊,卻不牧養羊群。瘦弱的,你們不扶養;患病的,你們不醫治;受傷的,你們不包紮;迷路的,你們不領回。因為沒有牧人,羊都四散了;羊四散後,便成了一切野獸的食物。”(則34:2-5)

真正的善牧又是怎樣的呢?厄則克耳先知這樣形容:“我要親自去尋找我的羊,我要親自照顧我的羊。我要把那些曾在陰雲和黑暗之日四散在各地的羊,從那些地方救回來。……失落的,我要尋找;迷路的,我要領回;受傷的,我要包紮;病弱的,我要療養;肥胖和強壯的,我要看守;我要按正義牧放他們。”(則34:11-16)

在真真假假的善牧之間,耶穌是真正的善牧,而且更是善牧之最:“我是善牧,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並且我為羊捨命。”(若10:14-15)

耶穌把自己與羊的關係,比作自己與天父的關係,這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極親密關係。亦因為有了這種關係,所以耶穌甘心為羊舍生。所以他說:“誰也不能奪去我的生命,是我甘心情願捨棄的。”(若10:18)

說到肯為別人而犧牲的人,在中國除了孔子外,我想到了墨子。

有一次,強大的楚國因公輸盤的幫助,要建造雲梯攻打弱小的宋國。“子墨子聞之,起于魯,行十日十夜,而至於郢,見公輸盤。”(墨子:公輸)為了幫助宋國,他行了十日十夜,可謂任勞任怨之至。終於他成功地“止楚攻宋”,讓宋國逃過了一場大災劫。

這個墨子是一個實行家,他以具體的行動去說明他對世界、對人民、對蒼生的愛。為了人民的福祉,他什麼都肯作。他是一個“摩頂放踵,利天下而為之”的人,他的精神與為羊舍生的善牧,不遑多讓。

這個止楚攻宋的故事還有一個很有趣的結尾。當墨子做了這樣的一件大好事之後,要回去,路過宋國??這個被他在無形中拯救了的宋國??宋國的守門人卻不讓他進去。墨子就感慨的說:“治於神者(無形中建立神奇功跡的人),眾不知其功;爭於明者(表面上做了一些事,斤斤計較聲名的人),眾人知之。”

像墨子這樣的人,他的功勞別人都不知道;不過,即使他的功勞並非寫在史冊上,也未必被眾人知曉,但其實,一切已經是寫在他的整個生命上。

有人這樣形容詩聖杜甫:“百姓瘡痍,詩中聖哲;民間疾苦,筆底波瀾”;他的一生,就是“鐵肩擔道義,白首寫蒼生”,他寫的是別人,他寫的也是他自己。他自己就是一部書:一部畢生作人民喉舌、為人民請命的書。

耶穌是一部書;墨子、杜甫也是一部書。在今天為聖召祈禱時,讓我們也為一切獻身于事主愛人的人祈禱,期望所有的聖召追隨者,本身都是一部書,讓我們讀到:人如何可以為別人而存在,人如何可以做善牧。

我們希望所有善牧臉上的皺紋,都成為可閱讀的文字,並讓他們的白髮,寫出了他們作善牧的一生。


復活期: | 乙年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