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方濟各華人天主堂

Giáo Xứ Thánh Phanxicô Xaviê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zh-tw:mpscn2bg-b

乙年

復活期第二主日

福音

復活期第二主日

聖若望福音 20:19-31

一周的第一天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為怕猶太人,門戶都關著,耶穌來了,站在中間,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說了這話,便把手和肋膀指給他們看。門徒見了主,便喜歡起來。

耶穌又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就如父派遣了我,我也同樣派遣你們。」說了這話,就向他們噓了一口氣,說:「你們領受聖神吧!你們赦免誰的罪,誰的罪就得赦免;你們保留誰的罪,誰的罪就被保留。」 十二人中的一個,號稱狄狄摩的多默,當耶穌來時,卻沒有和他們在一起。其他門徒向他說:「我們看見了主。」

但多默對他們說:「除非我看見他手上的釘孔,用我的指頭,探入釘孔;用我的手,探入他的肋膀,我決不信。」

八天以後,耶穌的門徒又在屋裡,多默也和他們在一起。門戶關著,耶穌來了,站在中間,說:「願你們平安!」然後對多默說:「把你的指頭伸到這裡來,看看我的手吧!並伸過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膀,不要做無信德的人,但要做個有信德的人。」

多默回答說:「我主!我天主!」

耶穌對多默說:「因為你看見了我,才相信嗎?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

耶穌在門徒前,還行了許多其他神蹟,沒有記在這部書上。這些所記錄的,是為叫你們信耶穌是默西亞,天主子,並使你們信的人,賴他的名,獲得生命。


讀經 一:(宗4:32-35):信徒的共同生活
讀 經 二:(若一5:1-6):人賴天主必戰勝世界
福   音:(若20:19-31):耶穌復活後顯現給門徒及多默

中國文化: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于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讀聖賢書,所學何事?

講道:

超越證據


徐錦堯 神父

“你因為看見了我才信嗎?那些沒有看見而信的,才是有福的!”(若20:29)

這裡說的“不見而信”並不是盲從,也不是迷信,而是一種超越證據、超越視覺、超越感官的信仰。

“看見”並不一定產生信仰。在耶穌的時代,“看見”耶穌的人並不少,但並不是人人都相信他,許多人還反對他。所以耶穌才會感慨地說:“吃過我飯的人,也舉腳踢我。”(若13:18)

連見到耶穌顯聖跡的人,也不一定對他有很深、很持久的信德。看看在歡迎耶穌入耶路撒冷城的群眾中,及在高叫“釘死他”的群眾中,有多少是相同的人?這邊廂剛歡迎了耶穌,那邊廂卻高叫要釘死他。西方有一首名曲叫“善變的女人”,其實,善變的是人,是大部分的人,也許包括了你和我!

耶穌復活了,不信他的人還是不信他;他們並沒有因為耶穌的復活而改變主意,反而賄賂兵士,叫他們散播謠言,說是耶穌的門徒偷去了他的屍體(參看瑪28:13)。誰可以想像得到,人們的心竟然會因為有了確鑿的“證據”而變得更硬呢!

所以信並不一定需要證據。在我們的生活中,便充滿著超越證據、超越感官的“信”。

例如在婚姻盟誓中,那些說“無論環境順逆、疾病健康”,都答應要和對方永遠廝守的人,不也是有點豪氣干雲、義無反顧地甘心步入龍潭虎穴的味道嗎?在孩子身上投下大量資源、時間、精神、愛心的父母,又有多少證據,可以證明他們會得到孩子的回報呢?在朋友推心置腹的交流中,他們又為什麼不怕有一天可能會被出賣呢? 這一切都超越了證據,是確確實實的“不見而信”??不需要證據而相信。

如果我們對耶穌、對天主真的需要證據,這證據就在教會的團體中,也在我們的心中。

初期的信徒,大多是在教會團體中獲得信仰:“全體信徒都同心合意、沒有一個說自己的財物是專屬於自己的,一切都歸公用……。他們當中,沒有人缺乏什麼。”(宗4:32-34)

他們還時常團聚、擘餅、祈禱,懷著歡樂的心一起進食。這是一個快樂、積極、活潑的團體,一個因信仰而結合的團體,一個復活的團體。他們在其中經驗到的,是復活基督的臨在,一種真真實實的臨在??儘管“看不見”他。 另外的一種證據就在我們心中。

本來信的人本身已有某種程度的信仰傾向,他們對生命欣賞,對大自然驚訝,對自己身為萬物之靈的身份加以肯定,對精神界或靈界有一種微妙的直覺。

信仰要求的是他對這信仰作進一步的肯定和培養,努力去“激發”自己的信德。

當我們懷著欣賞的心情,花上長一點的時間去注視天空時,或當我們懷著深情去投入大自然時,我們不是感到主的臨在嗎?當我們以愛心去為人服務時,我們不是想到基督嗎?當我們在理想和信仰的催迫下從事有意義的工作時,我們不是感到有主同在、為主工作嗎?

在聖體前、在領主後、在讀經中,只要我們肯多花一點時間去“激發”信德、相信主的臨在,他的臨在不是也會越來越顯明嗎?

有一次,匡地方的人因為誤會而留難孔子,孔子卻淡然地說:“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于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意思是:如果老天爺要消滅中國的文化,我這個“後死者”就不會接觸、明白和接受了這文化;但既然我已接觸到、明白到、接受了這文化,那就是老天爺不要這文化消滅的具體“證據”。既然是這樣,匡人又能奈何我什麼呢?

孔子不需要證據去讓自己為國為民而奮鬥,他的人格和學養,本身就是上天給他的證據。“讀聖賢書,所學何事?”他所學到的,正是他在受教養時來自于師長、受自于上天的大道;他自覺要去繼承和傳揚的,也正是這些上天交給他的文化遺產。

我們的心靈確有超乎我們想像的力量,讓我們刻意去發展它吧!


復活期: | 乙年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