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方濟各華人天主堂

Giáo Xứ Thánh Phanxicô Xaviê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zh-tw:mpscn1bg-b

乙年

復活主日

福音

乙年復活主日

聖若望福音 20:1-9(耶穌必須從死者中復活。)

一周的第一天,清晨,天還黑的時候,瑪利亞瑪達肋納,來到墳墓那裡,看見石頭已從墓門挪開了。於是,她跑去見西滿伯多祿,及耶穌所愛的那另一個門徒,對他們說:「有人從墳墓中,把主搬走了;我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那裡。」

伯多祿便和那另一個門徒出來,到墳墓那裡去。兩人一起跑,但那另一個門徒,比伯多祿跑得快,先來到了墳墓那裡。他俯身看見了放著的殮布,卻沒有進去。

跟著他的西滿伯多祿,也來到了,進入了墳墓,看見了放著的殮布,也看見耶穌頭上的那塊汗巾,不同殮布放在一起,而在另一處捲著。先來到墳墓的那個門徒,也進去了,一看見就相信了。這是因為他們還不明白,耶穌必須從死者中復活的那段聖經。


讀經一:(宗10:34,37-43):伯多祿為基督的復活作見證
讀經二:(哥3:1-4):該追求天上的事
福 音:(若20:1-9):墳墓已空

中國文化: 夜深經戰場,寒月照白骨。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樸鼻香?

講道:

昂然踏步,邁向新天


徐錦堯 神父

“我們就是天主揀選的見證人,我們就是那些耶穌從死者中復活後與他共同飲食過的人。”(宗10:41)

復活節不單是紀念基督的復活,也是相信我們自己會復活,整個人類會復活,萬物也會復活。今日我想和大家分享兩個民族的遭遇:中華民族及以色列民族的遭遇。

中華民族是一個偉大而又可憐的民族。我們很偉大,因為我們有很長的歷史——有世界上最長久最持續不斷的文明。我們有過漢、唐的盛世,有過儒家、諸子百家的智慧。我們的屈原是世界上第一位大詩人。我們曾經有過四大發明:印刷術、造紙術、羅盤及火藥。從前,我們的絲綢及瓷器是全世界人民所追求的精品。

不過我們亦很可憐。我們的老百姓經常受苦。在亂世中,中國大地上曾經出現過“百里無人煙”的慘況。杜甫在《北征》詩裡描寫的“夜深經戰場,寒月照白骨”,讀起來也令人感覺十分淒冷。殘唐五代、五胡亂華的時候,更是我國歷史上最大的黑暗時期。

近代中國人在外國人面前抬不起頭來,甚至連帶著基督精神的傳教士,有時也在不知不覺間,站在帝國主義者的一邊。屈辱、痛苦、自卑,是我們不少中國人的心境。

中華民國的軍閥時代,錢穆先生形容是歷史上最糊塗、最混帳的時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外求獨立與平等固然做得好,但內求富強與統一,則仍然是遙遙無期。五四運動時所提出的“德先生”與“賽先生”(即民主與科學),到現在還未在中國遍地開花,更不知何時可以結果。

中華民族甚麼時候可以逾越,甚麼時候可以復活呢? 讓我們再看看另一個民族??聖經的民族。

距離現在大約三千多年前,在埃及有一群旅居異地的僑民,由於他們苦幹、勤勞,於是積累了很多金錢與財產。但金錢與財產剛好惹起了禍端,法老王及埃及人要把以色列人貶為奴隸。這一群流落異鄉、寄人籬下的奴隸,他們堅強的身體被蹂躪,他們脆弱的心靈被糟蹋。於是一種渴望和平、嚮往自由的理想,就在這一種非人的生活中慢慢形成了。

與現實對比,這個理想更是多麼的鮮明,多麼的吸引。

終於,這個追求自由的理想,成為一種巨大的力量,推動這群奴隸踏上了艱苦的征途。由渴望到追求,由理想到實踐,需要很大的力量。而這力量的背後就是以色列人所稱的萬軍的上主、慈悲的上主、廣施救援的雅威。 但離開為奴之家,卻不能一步就進入自由的國境。拋棄了埃及之後,他們立刻要面對的是茫茫的沙漠,一望無際的荒原;沒有水、沒有食物。日間攝氏一百多度高溫,夜間冷到冰點以下,日曬雨淋、飛沙走石。他們面臨的抉擇是:要不要回去為奴之家,那裡至少可以“死有葬身之地”,或者,堅持夢想,找尋自由。

以色列人選擇了後者。於是在四十年內,他們在沙漠裡漂泊流浪。四十年,占去了人生大部分的時光。他們掙扎、流浪、吃苦,直到整整一代人死去以後,終於找到了一片屬於自己的地方。

進入沙漠、投奔自由,這就是以色列人與我們基督徒原來的感召,是今日我們在復活節、在逾越節所慶祝的奧跡。我們今日所宣揚的,就是這種面對生命的挑戰,和投奔自由的精神。我們要在任何環境下都有不屈不撓的勇氣,懷抱永遠不熄滅的希望。

昂起頭來,離開為奴之家;打破罪惡的枷鎖,經過沙漠的洗禮,走向上主所許諾的自由福地,十分不容易。 一個沉迷于電視的學生,要他重新拿起書本;一個沉迷于賭博的家庭主婦,要她重新將全部時間用在子女、丈夫及家務身上;一個隻知道追求肉欲安逸,和沉迷於聲色犬馬的男人,要他重新度純潔的生活。這一切都絕非易事。但這正是皈依、回頭、洗禮、逾越的含義。

今天是復活節。我們不單只慶祝基督的復活,我們也要成為基督復活的見證人。我們就好像宗徒大事錄所說的,在基督從死者中復活之後,與他共同飲食過的人。我們經驗過基督,領受過基督,擁抱過基督;我們曾經在基督的懷抱裡沉睡過、安息過。我們也曾經驗過基督給我們多少的恩典、多少的希望。就讓我們將我們的希望帶給我們的鄰人,帶到世界上,帶給中華民族。

以色列人曾經歷過四百年的奴隸生活,終於重獲自由。“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樸鼻香?”我們相信世界上所有的人和所有的民族,甚至整個人類,儘管苦難不斷,都要得到基督的救贖,得到他賜給我們圓滿的幸福和生命。


復活期: | 乙年


頁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