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方濟各華人天主堂

Giáo Xứ Thánh Phanxicô Xaviê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zh-tw:mccn4bg-b

乙年

四旬期第四主日

福音

乙年四旬期第四主日

聖若望福音 3:14-21

那時候,耶穌向尼苛德摩說:「梅瑟曾在曠野裡高舉了蛇,人子也應照樣被舉起來,使凡信的人,在他內獲得永生。」

天主竟這樣愛了世界,甚至賜下了自己的獨生子,使凡信他的人,不至喪亡,反而獲得永生。因為天主沒有派遣子到世界上來,審判世界,而是為叫世界,藉著他而獲救。那信從他的,不受審判;那不信的,已受到了審判,因為他沒有信從天主獨生子的名字。

審判就在於此:光明來到了世界,世人卻愛黑暗甚於光明,因為他們的行為是邪惡的。的確,凡作惡的,都憎惡光明,也不來接近光明,怕自己的行為暴露出來;然而履行真理的,卻來接近光明,為顯示出他的行為,是在天主內完成的。


讀經一:(編下36:14-16,19-23):在義怒下人民被罰,因天主仁慈人民得到解放。
讀經二:(弗2:4-10):人因罪惡而死亡,因恩寵而得救。
福 音:(若3:14-21):履行真理的人跟隨光走

徐錦堯 神父

中國文化: 齊景公拒絕屬下向他諂媚逢迎。

講道:

在光中行走

“天主這樣愛了世人,竟賜下了他的獨生子,使凡信他的人不致喪亡,反而獲得永生。因為天主派遣聖子到世界來,不是為定世人的罪,而是要世人藉著他而得救。……他們被定罪的原因就是:真光來到世上,世人卻愛黑暗,而不愛光明,因為他們的行為是邪惡的。的確,凡作惡的都憎惡光明,也不接近光明,免得他的惡行暴露出來。然而,履行真理的,卻來接近光明,為了顯出他的行為是在天主內完成的。”(若3:16-21)

基督來到世上,本來是要拯救世界,給人類帶來救恩。可惜的是,人們不僅不接受他,還拒絕了他,把他釘在十字架上。從前的人是這樣對待了基督,今天的人也不例外。

拒絕基督不單指不相信他或不奉他為救主,更重要的是,不管信不信他,都有一些人不願在他真光的光照下,光明磊落地生活、按天主的旨意去生活。因為他們憎惡光明。

在解釋這段聖經前,讓我們先看一個《列子》所說的故事。

齊景公游牛山時,見到河山那麼美,就傷心痛哭起來,因為他不想死,不想離開這片大好的河山。有兩位大臣史孔和梁丘據也和景公一起哭,還說出一些諂媚逢迎的話:“臣等職位低微,就已經不願死了,何況你貴為一國之君呢!”只有晏子哈哈大笑。

齊景公怪責他,問他笑的原因。晏子說:“如果人能長生不死,那麼今天做齊王的應該還是先王太公、桓公等人,那輪到你來當齊王呢?你連這麼淺顯的道理都不懂,還加上有兩個諂媚的臣子在旁加鹽加醋,不是很好笑嗎?” 齊景公聽了覺得很慚愧,於是舉酒自罰,也罰了史孔和梁丘據兩人。

世上有昏庸的君王、長上,也有忙著拍馬屁的臣子、屬下。昏庸的上司也許是出於無知,而生活在無知和“黑暗中”;但拍馬屁的下屬卻多半是認識真理,卻不願或不敢履行真理。用今天若望的話,就是雖然在光中,卻“不愛光明”。 信天主、接受基督,本來是一點都不難的事;人按人的天生和內在的“本性”去生活,便已經是在接受天主、接受基督。一切本來都是那樣的自然。

天主是生命之源,人來自天主,萬物也來自天主。天主在創造人和萬物的時候,已為一切定下了達致圓滿的規律,這些規律就寫在人的本性和物的本性之中。

基督來告訴人的,不外乎也是這些規律,並希望人按這些天主所創造的規律去生活、待人處事、和管理世界。這就是對天主的順服,這也就是讓天主為王於我們的心中,為王於我們的生命和世界中。這就是天國的境界??一個天主為王的境界、他的旨意奉行於人間的境界。

人要認識、明白、接受這些人性和物性的規律,就要在光中去看,在自由中去感受,在沒有偏見和沒有私利的桎梏下去瞭解和實踐。而基督就是這光。

他啟示、他說明、他告訴我們人生的真理、達致幸福的金科玉律。但假如這些啟示和我們的利益相衝突時,我們便會拒絕去接受這些真理。

所以黑落德不會承認娶自己兄弟的妻子有問題;保祿在歸化前不會認為迫害基督徒有問題;香港民主派不會認為在一國兩制下而支持中國大陸本土的民運有問題;中方不會認為在政改問題上打壓彭定康有問題;袁木不會認為宣佈“六四廣場上沒死一人”有問題;而柴玲也不會認為告訴記者“廣場上死了四千人”有問題 。 我們呢?我們在和人吵架時,又肯承認自己有問題嗎?連各種大小宗教在歷史上所犯的路人皆見的過失,不是也有護教學或類似護教學的東西去加以維護和粉飾嗎?

只要我們採取以下的思考模式,就可以使自己在感覺上覺得無問題了:“我雖然也有不對的地方……,但……。”而要使自己覺得別人有問題,同樣也非常簡單:“他雖然也有對的地方……,但……。”

當我們高唱“真光光照著我”這首聖歌時,希望我們能夠認真默想一下歌詞的內容,並勇敢地面對在我們生活中那些客觀真理、全部的真理。


四旬期: | 乙年


頁面工具